Your Business Needs Fresh Ideas?
We work for your Profit

若按照4.73元/股计算

2020-11-13 04:58

截至2016年3月31日,三木智能总资产6.45亿元、净资产2.52亿元。本次交易中,三木智能采用收益法评估的估值为12.85亿元,交易价格为12.6亿元,增值率为399.6%。

此外,路网分流对楚天高速而言,也是不小的冲击。楚天高速2015年年报显示,2015年1月至2016年3月,湖北省新建成16条高速公路。其中,多条高速公路对楚天高速所经营的路段分流效应明显,而周边铁路的建设,也成为分流上市公司经营路段的潜在因素。

2016年一季度,三木物流在营业收入23281.35万元的情况下,营业利润却亏损38.89万元。

楚天高速在2015年年报中称,根据现行规定,公司所辖路段暂不存在申请延长收费年限的可能。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一旦政策出现变动或者收费年限到期,其上市公司将面临“断供”的可能,而目前高速路行业上市公司普遍采取的做法是积极寻求副业,实行多元化发展。

工商资料显示,三木智能注册资本5190.5万元,张旭辉为法定代表人,且为公司第一大股东,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合计持有公司46.77%股份。

对于此次高溢价收购,在楚天高速7月20日举办的投资者说明会上,公司董事长肖跃文表示,楚天高速有自己的既有市场,与三木智能合作后,双方将共同推动上市公司的一主多元战略。

郭生辉称,其子公司亏损原因由其生产模式决定的,三木智能主要的利润来源于母公司,而子公司有的可能是出于生产线产品控制,主要是与三木智能进行内部交易,因此很多产品是没有收入,只有费用。

同时,在2015年12月18日,中央经济工作会提出“要研究通过提高成品油消费税,降低高速公路收费”,上市公司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可能进一步受到影响。

楚天高速亦不例外,其早在2015年年报中便表示,公司在不断做大做强主业的同时,坚持一主多元、双轮驱动的发展战略,择机介入文化、影视、医药、环保等领域。此次对三木智能,在外界看来,是楚天高速迈出转型的关键一步。

但围绕电子设备产业链的生意并不好做。在其五家全资子公司中,在2015年除了三美琦电子净利润为2607.61万元外,其余四家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楚天高速并未在交易预案中详尽披露其亏损原因。

新京报记者发现,三木智能近年来财务数据显示,公司平板电脑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均保持在70%左右的水平。有业内人士指出,平板电脑经过前期的爆发式增长后,近年来正逐步进入下行通道。

但从2015年初开始,三木智能调整了新三板挂牌主体范围,三木物流终止了注销等工作。2015年3月,为了解决公司业务独立性及同业竞争问题,三木物流被纳入三木智能挂牌新三板主体范围,并由三木tech收购三木物流,实现公司业务和资产整体挂牌。

此外,三木智能旗下五家全资子公司总负债均高企,如截至2016年3月31日,米琦通信总资产4.59亿元,总负债4.44亿元;三美琦电子总资产3.45亿元,总负债2.89亿元。而三木物流与三木tech负债率均高于100%。

从事高速路投资及经营管理,被外界普遍认为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但湖北楚天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楚天高速”)却要斥资跨界进入已陷入红海的电子制造业。

如近年出台的重大节假日高速公路免费通行、绿色通道、全国etc联网、车型分类对标等一系列行业政策的变化,已对楚天高速营业收入产生了较大影响。

在此次交易中,楚天高速与交易方签订了对赌协议。基于上述问题,三木智能能否完成既定业绩承诺存在变数。“按照今年一季度和往年的经营数据进行比较,结果在预计之中,我们对今年年底完成净利润指标非常有信心。”三木智能董事长张旭辉在近期楚天高速召开投资者说明会上说。

新京报记者从三木智能招股书中发现,三木tech主营业务为电子产品元器件贸易,截至招股书披露日,其除持有三木物流的股权外,该公司尚未开展实际业务。

记者发现,楚天高速董监高人员,多有从政经历,如董事长肖跃文历任湖北省交通厅计划处副主任科员、外经外事办主任科员、世行办副主任、外事处副处长、处长等职;董事俞礼海曾在湖北省原高等级公路管理局、湖北省黄黄高速公路管理处工作;再如监事会主席张晴曾在湖北省高等级公路管理局工作。

2016年7月,楚天高速制定了《湖北楚天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员工持股计划(草案)》,对于此次员工持股计划目的,楚天高速称是为提高员工的凝聚力和公司竞争力,吸引和保留优秀管理人才和业务骨干,充分调动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三木智能全名为深圳市三木智能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提供平板电脑、智能手机方案设计和整机生产服务,以及基于移动通信技术的物联网通信产品研发生产的高新技术企业,目前其已涉足车联网、智能手表、智慧医疗及智能家居等领域。

楚天高速主营收入来源于高速公路的车辆通行费收入,在2015年,其交通运输业的收入占公司收入比重达到95%。而在中国,收费公路属于特许经营业务,国家交通政策特别是高速公路行业政策的变化将直接影响着公司的营业收入。

三木智能在招股书中称,为保证公司经营的稳定性,决定前期先将该公司转让至公司员工名下,委托员工持有相关股权,同时计划逐步缩减三木物流业务规模,最终注销该公司。

对于此次收购,肖跃文表示,通过介入三木智能的市场,公司将完成对高速和电子信息两个产业的布局,摆脱单一主业可能面临的政策风险。此外,“由于三木智能发展对资金需求较大,而楚天高速拥有较为充沛的现金流和更加便利的上市平台融资渠道,有助协同发展。”

7月16日,楚天高速发布购买资产预案,拟作价12.6亿元跨界收购三木智能100%股权。三木智能为一家提供平板电脑、智能手机方案设计和整机生产服务的企业,于今年5月登陆新三板。

而三木物流原以智能终端部件的采购及智能终端产品的贸易业务为主,根据三木智能新三板挂牌方案,三木有限(三木智能前身)拟剥离三木物流的贸易业务,将业务定位于智能通信领域的软件服务商。

楚天高速所经营的高速路段中,除了大随段、黄咸段剩余收费年限均在25年及以上外,沪渝高速武汉至荆州段、沪渝高速荆州至宜昌段仅剩15年以内。其中,上述后两个路段收费里程数占公司所经营路段里程的66.49%。

三木智能目前主要收入来源是平板电脑产品。有业内人士指出,平板电脑经过前期的爆发式增长后,近年来正逐步进入下行通道。从财务数据来看,三木智能2015年的收入和利润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同时,三木智能近年来前五大客户均为海外客户,其合计销售占比均在70%以上的高位。为此,其销售存在海外大客户过于集中的风险。

此次员工持股计划认购的股票锁定期为36个月,而肖跃文出生于1962年,今年54岁,俞礼海今年56岁。解禁期满,肖跃文与俞礼海均将年满近60岁,接近退休的年龄。

需要注意的是,楚天高速2016年度员工持股计划亦为此次并购三木智能配套募资资金的认购方。若此次重组成功,其股票在二级市场上扬概率较大,相应地,参与员工持股计划的高管,财富收益将骤增。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此次认购价格为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二十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90%,即4.73元/股。停牌前,楚天高速股票价格为每股5.06元。

参加此次员工持股计划的对象为上市公司董监高及其下属公司骨干人员。如董事长肖跃文认购70万股,董事俞礼海、副总经理汪勇、阮一恒等均持有50万股。若按照4.73元/股计算,肖跃文需出资331.1万元,而汪勇、阮一恒等人均需出资236.5万元。参加认购员工持股计划份额的款项来源于参加对象的合法薪酬及其他合法方式自筹资金。